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史军的博客

2007年6月开始记录,11年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札记90:从好人说起  

2013-10-12 12:25:14|  分类: 『阅读札记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一天,听到这么一句话:谁谁谁简直是太好了,啊呀呀呀。言语中的热忱,让人想起电影中某些状况下的群体激情,我无语。

 今天,睡足了十多个小时的早晨,看见西窗外的房屋在逐渐地亮起来,正对视线是全然的明亮,侧向西南的便是半明半暗的矗立着,前者恍惚间一个平面,后者立体感十足。学习素描的人一定比我更清楚暗影的作用。

有些话想说说。

说给谁听?谁愿意听,谁听吧。


自立

先从自立说起,看自然世界,什么样的物体才能站立得住?首先:得是有一定体积,这意味着有外面还有里面,有前面还有后面。如果只是单一的一个面,一张纸一样的东西,怎么能立起来?必须是要靠着什么的。其次,还要有一定的份量,你看那撑起一把太阳伞的底座,或者需要重石压身,或者本是一个装满了水的水箱。看风中漫天飞舞的塑料袋和气球,可知自立不能没有份量。更要风吹雨打日晒霜冻中挺立过一年又一年,还要在份量中加入真正的实力,有密度的重量,才算是真的份量。从状态上说收敛比张扬,自立来得容易些,因为受”“的扰动少。

 人更不仅仅是个物体,人与物的区别在于人可以学习。我不知道树是不是也可以学习,但至少人可以学习得快一些,长得快一些。坏处是有千年古树还活着,却不见千人古人有呼吸。可见区别是有的,但高低另当别论。

学习的好处是人类能够拥有判断力,因此可以选择。


选择

首先可以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。人们总会说到的”人生之路“其实看不见的,即便走过了回头看也未必能看不见或者看得清,最多是一个又一个的转折点还在记忆中或者唉声叹气中。每个人都走在看不见的人生之路上,所以人人都是“无中生有”的人,大词汇就是这样适用广泛,这和一个人如果“大”了一样,大画面和小细节处,都能看见。“大人”就不再是言语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矮子。

人生之路的选择,要在一个一个的关键点多费些思量,才来得划算一些。如果你能在每一步上甚至每一个念头上着意,两种后果,一是寸步难行,二是步步精准。这得助于背后的判断力之高下。

其次可以选择怎么样走。一旦生而为人,倒计时开始,不走是不成了。有人只能自己走,所谓无依无靠的,或者说压根儿就不屑于依靠的;有人却总是想方设法搭上他人的裙带,拉兄弟一把吧;还有人含着金钥匙出生,被人推着车子里,只用眼睛四顾,茫然:这么多人在忙什么?一位老太太的说人有三种活法:站着活,弯着腰活,躺着活。简单明了。

不同的路和不同的活法,经过几十年的生长,不同的人便出现了。蒙田引用他人的话说,人与人的差别某种程度上比人与兽的差别更大。民间说法,这人是墙头草随风倒,这人是榆木疙瘩,那人花岗岩脑袋,那人一口唾沫一个钉,如此等等,可见真的是千差万别。


人以类分

不过其实话说回来,阳光地下并无新鲜事,阳光出现了多少年之后,才有了人类。因此,二千多年前有人给形形色色的人做了一个简单的分类,我引来这里用。分类是提高判断力的工具之一,好的判断力是做出恰当选择的前提。所以,分类的学问是大有价值的。

不过很多人对这一位的判断也南辕北辙,比如有人说:“我根本就不认可”,那我引用他的话,还有什么说服力?别急,我如果以为我的话能够说服所有人,那我的判断力的确是失效了。这人世间几千年,试想还有什么话没有被说过?还有什么道理没有被说尽?那为什么季羡林说大部分人糊糊涂涂地过一生?

我这么解释,也算给自己一个接着往下絮叨的理由,这就好比很多东西是存在运输半径的,比如水泥,运的距离太远了,便不划算,所以到处都得建设水泥厂,哪怕污染严重,也得盖富丽堂皇的楼堂管所,好像能创造个安然的小空间,忘了空气无孔不入。其实,不用水泥也可以盖房子,地球上已经有不少这样的地方了。那知识道理也有运输半径吗?尤其是互联网的时代?有,确实有。听见一位朋友讲,他最爱听周围的朋友说的道理,因为他了解这个人,所以可以知道他说的是“真的”。这便是距离。也有人更爱听距离遥远的大人物讲的话,这是距离产生美。再者,有些人你不得不耳提面命,抓住耳朵往里面说,因为责任,或者说缘分如此。佛家讲,非请不言,不分远近亲疏尽皆如此?无分别是个境界。另外有些话有人懂有人不懂,所谓思维模式不对路,不在一个频道上。既然广播电视频道如此之多,那我这个频道,或许也有听众,我继续说下去。

做了这多铺垫,只是为了让你认同这一位叫孔丘的人对人类的分类。早有人被我绕迷糊了,或者绕跑了。从无中辨识出有,耐心是拐杖。

孔子把人分作四类,第一类叫做乡愿之人,唯察乡邻之所愿而作为,他们是人人眼中的好人,别人说我好是根本出发点。孔子最不喜这一类人,为什么?因为极端的自私藏在背面,经常被赞美得自己不能自知,或者压根儿不肯面对。就如同谎言说了一千遍便是真理一样,更何况这是来自众口之中?人人都说好,唯独你说我不成?还因此,可怕的愚昧被隐起来藏起来。遗憾的人生。

 第二类人称为狷者。我认为不对的,我便不做。比如周围的人都吸烟,我就得吸烟?周围人都打游戏,我就得打游戏?那是第一类人的模式。如果世风如此,狷者则遗世独立。清高?很多人这么说。

第三类人称为狂人。我认为对的我就要去做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很多“真有成就”的企业家身上有这种特质。他像一股风,狂掠而过,“改变世界”(乔布斯语)。

第四类人被称为中庸之人。这个词被很多人滥用了。孔子的当初的用意是:当狂则狂,当狷则狷,才是中庸之人。这个当与不当,如何判断?在于中庸背后的道。道是什么?人心所向。人内心中恻隐之心活跃的时候,夜深人静扪心自问的时候,那样一群人如同蚁群智慧一样泛滥溢出的方向感—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。深奥了?好吧,回撤来,就是公与私两个字。所作所为从全然为公的立场出发,再加上时机是否适当的判断力,这样的行为可以称之为中庸之道。也就是说,既要公平又要恰逢其时,像是走平衡木,很难。可见,中庸之道绝非常人之道。如果平衡能力不足够的话,自私之心稍一发力,变成了“乡愿”之人。这应该是中庸一词被用滥用成“平庸”的原因。

一个政治家应该有机会面对和平衡复杂局面,把握人心,妥善引导,发挥中庸之道的力量,成就伟业。

作为平常人,我们回到狂人或者狷者的方向上用功,或许有脱离“乡愿”区域的可能。


分类的标准

任何的分类都有一个标准在后面,孔子分类标准是什么?我推测:一是公平,公平不同于无私,在于把自己的利益也计算在内,做出对我们大家都划算的决策;二是判断力,即便在无私的状态下,因为无知同样会出错。错便是行为不当其时,后果反倒对大家都不利,所谓好心办错事。有时侯,我很怀疑,无知会不会有无私?这可能得定义何为“知”,这里暂且不广义“知”的范围。所以判断力是成就中庸之道的基础,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,说的是这个道理。最近看胡适的一些文章,他说西方的科技进步里,蕴藏着不亚于古老中国的智慧,所以他极力推崇科技知识的力量。我想那年那时候因为船不坚炮不利,他针对迂腐守旧的现象大声疾呼是恰当的。但是,放在一个人具体的人身上,公平心和能力训练二者同样重要,偏废任何一点,在通向远方的路上怕是弯路不少,也就是说,这一生,你走不了多远的。

想说的话,基本这样了。至于选择什么样的活法,或立或躺,还是有人说了能坐着不站着,能躺着不坐着?都是个选择。

未来的方向由两个“选择”决定:第一,你要不要选择权;第二,你想要多大的选择自由度。

举例来说,一棵树,或大或小,或直或歪,用途不同。树木是没有选择权,但是我们的选择其实也是因为树木给了我们选择权。其实人也同样,你在选择的同时,别人也在选择,谁的自由度更大,谁的权力就更大。

说到这里,有人挑刺了。你不是说公平甚至无私吗?怎么还谈权力大小。以我的凡胎肉眼来看,多数人离无私太远太远,远到除了拿来说说事儿,或者用来衡量一些别人之外,谈无私实在是毫无价值,能够有一分公平心,大家都有份儿,已经算是一个做得了不错的人了。

太远的目标,等于没有目标。太大的词汇,乱用起来,实在很假。

好人,如果是乡愿之人,其实也就是假人,本质是自私的。假人,里面很虚,充满泡泡,怎么样办?要不停地锤炼,不断地去伪饰,哪怕做个他人眼中的疯子,先“真实”了,下一步再奔着成佛方向去努力。还好,半年多年见过一位修行人,平静随和,是个不多见的光头着衲衣的正常人。

 孔子的分类里也有这个逻辑,乡愿之人,虚拟不真;狷者与狂人,真实不虚;中庸之人,大而化之,有我无我。

 真实面对自己,看看自己是什么材料,是个切实可行的开始。 活在众人言语的热情云雾中,很危险,危险到岁月蹉跎的程度。

 再切实一点儿,但凡是个人,不都有个“体积”吗?没有体积的飘飘忽忽如一张纸的,那还是人吗?俗话说仆人眼中无伟人,靠近了,前后左右转转,一定有影子,有暗黑处,除非无形。

 道理说到现在,被称为大好人的人,是不是能警觉一点儿?同样地,热忱地认为谁谁是大好人的人,是不是也能清醒一点儿?

       可是做“好人”有什么不好?我们互相打气互相鼓励抱团取暖,这碍着你什么事情了?你选择怎么样的生命真的碍不着任何其他人。其一,有的生命像草芥,一大堆挤靠在一起,相互遮风挡雨,是个“没办法”的选择;其二,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乎,作为有意识有思维的生命是有个“终极”目的的,目的在于闻道,要“把心放在腔子里”,拥有“独立的精神、自由的人格”,更简单说是自强自立。这之后,你才有了迈开脚步继续向上的可能,才有机会去发现更多的真正的生命趣味。就好比养在园子里的小树苗,一旦长成,你会拥有更大的空间,看得见更多的风景。一簇簇的野草却只能随风凋零,见不到季节更迭。

    何以自强?简单,简单到仅仅需要做一个选择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